您的位置: 日喀则信息网 > 健康

谁的陶城报

发布时间:2019-08-20 12:25:35

我们来看看那些先行者们都怎么说。

“去塞求通”。政治活动家、启蒙思想家、资产阶级宣传家、教育家、史学家和文学家梁启超说。

“求通”。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,翻译家和教育家,北大校长严复说。

“开风气,牖民智,挹彼欧西学术,启我同胞聪明”。《大公报》创办者,中国近代报刊出版家英敛之说。

“第一是登载确切的消息,第二是发表负责人的评论”。中国新闻家,政论家张季鸾说。

“报纸,应该是进步中国里的不可少的一种要素”。《远生通讯》的创立者王芸生说。

“夫欲改革国家,必须改造社会;欲改造社会,必须改造个人”。《少年中国周刊》创办者黄远生说。

“供给新闻,评论时事,补助商业和补助教育”。中国新闻学者,新闻教育家徐宝璜说。

“新闻纸必须兼具营利性与公益性两种性质”。*********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陈布雷说。

“史家办报”。《时报》主笔史量才说。

“没有自由的人民是没有人格的人民,没有自由的社会必是一个奴役的社会”。《光明日报社》总编储安平说。

之所以突然抄录下以上这段文字,并非存心要大掉书袋,而是最近碰到的一些事情,教我不得不躬身自问,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,我们的使命感何在,我们的价值何在?

进入陶城报以来,第一次正式去和企业沟通,还是前几天拜访科达机电的事情。走进营销中心,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各期的《陶城报》。

“你的每一期评论我都看了,写得不错。”负责营销的付青菊经理的一席话,让我颇为意外。说实话,目前仍作为陶瓷行业门外汉的我,勉强为文,的确有些不自量力。故常恐贻笑大方,每期报纸出街后,皆战战兢兢,惶惶不可终日。

但这样肯定,让我深受鼓舞之余,更深感肩头压力之重:陶城报在业内一纸风行二十年,企业关注之力度可谓独一无二 。我辈中人,当更加奋发图强,才能对得起读者的期许。而与付经理的一席长谈,更让我对于陶瓷装备方面有了新的认识。科达之强,我出发前自认为已做足了功课,但进得宝山,方知处处珠玑美不胜收。科达如此,又有多少企业需要我们真正地潜心认识,去真实把握其繁荣背后更深刻的规律和更动人的故事?

“我们需要陶城报,但是我们希望陶城报能够给予我们科达更客观公正的报道。”付经理快人快语。

毋庸讳言,《陶城报》 是依托佛陶集团而成长壮大的。这也正是媒体与企业共生共荣的经典案例,是我们一段充满了荣光的历史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《陶城报》就只是佛陶的报纸,就只是佛山的报纸,就只是陶瓷的报纸。

那么,《陶城报》 究竟是谁的报纸呢?

《陶城报》 是属于中国陶瓷的报纸!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副理事长、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会长、华南理工大学教授陈帆教授这样评判道。

“我知道陶城报现在有所变化,但是我认为,有变化是好事”,陈老如是说,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无论是谁办这份报纸,都必须要认真对待,好好地办好!”

早在《陶城报》的创刊号上,时任佛陶集团顾问的陈帆教授就写过开篇言论。现在《陶城报》上开设的《陶瓷视点》专栏,更已经开到了 00多期。这洋洋洒洒的文字,都是年过古稀的陈老一个字一个字奋力写就的。

而今天,作为佛山现代建陶的学术奠基人,陈老至今仍在为了中国的陶瓷事业而奔走高呼。他以高尚的人格魅力获得了佛山陶瓷企业界一致的支持,汇集了全国陶瓷业界的权威学者,正在紧张地为中国近现代陶瓷书写百年史的鸿篇巨制。

“我对陶城报有着深厚的感情。”陈帆教授态度认真地说,“要是你们做得不好,我们这帮老家伙都愿意把它接过来,好好办下去!”

客观公正,自由独立,服务大众,这是如今“新闻专业主义”所强调的三个准则。

但几乎所有的真理,都曾被人误读。

我们邀请了鲍杰军续写“火中花”专栏,被认为蜕变成了“欧神诺报”;我们策划了《上海世博会特刊》,或许又会被人说成“创意产业园报”。

是耶?非耶?

如果一定要给一个答案,我们会说:以上的猜测,全部属实。

我们还会说:不但如此,我们还是《东鹏报》、《新中源报》、《科达报》、《新明珠报》……

是的,《陶城报》 是属于所有陶瓷企业,属于所有陶瓷人的报纸。我们只是机缘巧合,有幸成为微言发声的代表,但从不敢挟媒体公器而自得。

这个平台之上,尊敬的读者们,你们才是伟大的主角。

那么,只要您愿意,只要愿意为中国陶瓷这个伟大的事业提供您的真知灼见,只要愿意将您的成功和思考与这个行业共享,只要您愿意一起为推动中国陶瓷的发展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;请立即与我们联系。

《陶城报》,时刻都是属于您的报纸。

儿童小便黄
跌倒与骨质疏松性骨折
孩子中暑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