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日喀则信息网 > 游戏

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195章 席恩不死·安盖左眼中箭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5:34:43

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0195章 席恩不死·安盖左眼中箭

(2更,晚上加更。)

*

安盖住手不射,哈哈大笑。

席恩·格雷乔伊已经输定。

身上十个白点,已经够多了。

席恩溃逃,那就扭头去对付大吉莉

冰与火之凛冬已至  0195章 席恩不死·安盖左眼中箭

安盖潇洒吹声口哨,胯下马调头,安静站立,他于马上弯弓搭箭,冲大吉莉一个吊射。

然而,笔直线路的大吉莉策马左行。

这在安盖的预料中,左行之后又右行,路线飘忽,令人无法计算箭的落点。

但是安盖就有这样的天赋。

他瞄一眼场边的旗帜,风向方向风力大小了然于胸。

他连续射出三箭,涵盖了大吉莉的左中右三路。

三次试探落点,以测算出大吉莉的变化频率。

大吉莉和席恩不同,她非常冷库,在射箭比赛中,安盖就没有见她笑过一次,也没有见到她说过一句话。就算是进场面对国王王后,她只是在马上致意,并不下马,也不单膝下跪。

也只有劳勃这种战将国王对此一笑而过,换了是其他人做国王,大吉莉的冷酷很可能会为她带来麻烦。

长城外,自由民都是不下跪的,就算是面对他们的王曼斯·雷德。曼斯·雷德也不会让他们下跪,曼斯·雷德都不要他们称呼他为陛下,很多自由民称呼自己的王都是直呼名字。

大吉莉的安静性格和冷酷表情,给安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

三箭出,安盖可没有想过会如射中席恩一般,他这是试探。

探出大吉莉的行动轨迹和规律,接下来就很好办了。

果然,大吉莉的走向就好像蝴蝶,又好像躲避森林里的饿狼的女孩子,战马速度忽快忽慢,忽坐忽右,谨慎无比。

三箭呼啸落下,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点,看得大家惊呼不断,同时又很惋惜。

大吉莉的走向难以琢磨,但是安盖刚才的三箭都只是差一点点,那就只需要把密度加大一倍,大吉莉必中箭。

射快箭,是安盖的拿手绝技。

多密度覆盖,大吉莉必输无疑。

利箭破空之声来袭,安盖双腿轻夹,战马会意,向前闪避,嗖的一声,一箭擦身而过。安盖回头过来,第二箭呼啸而来,当的一声,正中他胳膊,箭矢前端粉碎,在他胳膊上留下一个白点。

席恩·格雷乔伊停马不动,稳稳的长弓在手,肉抱满月,双箭连环,令安盖再中一箭。

安盖轻轻吹着口哨,战马开始慢跑,忽左忽右,向大吉莉逼去。

比赛沙漏时间过半,是在大吉莉的身上留下白点的时候了。

大吉莉的射程短,安盖催马运动,不过是令席恩·格雷乔伊无法射中自己。

安盖抽箭在手,先冲席恩射出一箭,要让这小子不得不闪避,先破坏掉他的射箭节奏。

咻!

一箭出。

嗖!

一箭来。

安盖听声音来箭好急,急忙闪避,箭矢擦头而过。

好险!

啪!

席恩·格雷乔伊再中一箭。

安盖瞥一眼席恩,那家伙刚才根本不闪避,挺起胸膛硬接了他那一箭。他那一箭中规中矩,席恩本可以闪避开的,但他不避。

安盖一笑:“好无赖的席恩。”

马蹄声响,大吉莉已经逼近,安盖进了大吉莉的射程。

安盖吹响口哨,战马斜刺里奔出,要立即突破两个人的夹角。

大话席恩可不笨,看出安盖的战术,立即催动战马,大呼小叫的逼上来。同时,那箭矢连续不断的射向安盖,虽然准头下降厉害,却是快捷了许多。

反正席恩已经是个不死身,这种打法虽然无赖,却没有犯规。

安盖的战马速度可超不过席恩,立即被席恩逼住角度。

安盖一笑,他瞄一眼高台上的高高沙漏,时间也差不多了,那就把大吉莉屠满白点。他放弃了突围,向大吉莉冲去,同时抽出一把箭矢在手。

嗖!

大吉莉的短弓抢先射来一箭,正中安盖胸膛,啪的一声,箭矢粉碎。

大吉莉的箭又快又急,进入她的射程,一般来说,没有活口。

安盖立即还击,嗖的一箭射出,去势更快更急。

咻!

大吉莉从马背上消失,安盖神箭落空。

脚勾住马镫,把身子藏于马侧,安盖也会啊!要是战场,或者是实战,这用来藏身的战马早已经被安盖射死。

安盖战马不停,弯弓搭箭,和大吉莉的马瞬间交错,扭转身子,藏于马侧的大吉莉完全暴露,安盖微笑,连出两箭,正中大吉莉。

他不忍射大吉莉的秀丽小脸,避开了头脸,射中大吉莉的身子。

大吉莉翻身上马,扭身,一箭射来,如流星闪电,直奔安盖的脸。

安盖和大吉莉都没有戴头盔,为了脖子的灵活和视线的全方位自由。

这一箭好急!

全场惊呼。

平民和贵族中,喜欢安盖好看笑容的人不少,个个都为他担心。

安盖猛地倒在马上,堪堪避开这一箭。

全场彩声如雷!

两人战马跑远,再次对冲。

另一边,不死之身席恩笑嘻嘻的追上去,箭矢不断射向安盖。

安盖含胸拨背,定住,眼神沉凝,一箭出,流星赶月,正中席恩的箭囊绑绳,绳子咔嚓一声断裂,箭囊歪倒,箭矢纷纷落地。

这一支箭是王后瑟曦交代下来的真箭,铁箭箭头,必要时刻杀人所用。

全场轰然叫好!

席恩对安盖的箭不闪不避,身上多几个白点少几个白点根本无所谓,追着安盖打,安盖不厌其烦,决定一劳永逸,一箭射断了席恩的箭囊丝绳,席恩的箭矢全部倒空。

全场喝彩声中,安盖得意洋洋,回头来找大吉莉,这下可安心把白点屠满大吉莉全身了。回头中,黑影一闪,一箭飞来,正中安盖左眼,咻的一声,箭头突进,牢牢钉进眼窝。

大吉莉的箭,鬼影森林猎兽之箭,潜行近身,一击必杀。

全场惊呼!

席恩·格雷乔伊也看得呆住。

安盖头猛向后仰,带动身子倾倒马背,卸去箭上后劲冲力。但他很快直立,左眼上插着黑色短箭,独眼盯着大吉莉,嘶声道:“为什么?”

他刚才和大吉莉战马交错扭身射击大吉莉的时候,手下留情,避开了大吉莉的头脸要害,大吉莉必然知道。

“你射断席恩箭囊之箭,非比试箭矢。”比试箭矢,难以一下割断箭囊绑绳。

“我的铁箭没有伤人。”

“身携非比试箭矢,险恶,不可信。”大吉莉张弓搭箭,又是一箭。

安盖疼痛难忍,却不肯认输,低头闪过这一箭,口中呼哨不断,那战马飘忽不定,上下癫狂,每一个起伏,安盖都射出一箭,大吉莉蹬里藏身,躲避箭矢,突然战马悲鸣,一箭飞来,正中马眼。

母马跪倒的时候,大吉莉跳落地面,稳稳站定,安盖的战马瞬间冲到她面前,两人同时张弓搭箭,对准了对方的咽喉。

“我这是铁箭头,你死定了!”安盖微笑。他左眼流下一道红色血线,眼眶箭杆漆黑,森然可怖。

“我这也是。”大吉莉眼神冷漠,声音更冷,淡淡道。

为防万一,大吉莉的比赛箭矢中,也带了真箭。

两人目光对视,手里弓箭都稳定如山,顷刻之间,生死立分。

*

摆碗:有推荐票就给推荐,有月票就给月票,有钱的就打赏。有女朋友的……对女朋友好点。

滨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锦州治疗男科费用
吐鲁番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位置
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主治医生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