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日喀则信息网 > 体育

【看点·春韵】天堂地狱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40:58

我们曾留下一扇门,两边有完全不同的风景。目的是将世界一分为二,如果这颗贫瘠的星球能够出现生命,我们希望它们能够选择不同的生存方式,随着生命的演化,这颗星球或许会成为希望,那么我们将播撒命运之种,让新世界生命各有不同的命运,命运之网交错相通。事实上,这仅是一个游戏,我们是一群好奇的兔子。
我们曾在无数的空间,无数的星球做过实验,但基本上都失败了,生命,这是我们所期盼的,但生命的偶然性太高。在几个我们高度重视的实验星球上,然而生命最终演化成了单一的垃圾,气得我们将其毁灭。
今天是个足以让我们兴奋的日子,沉睡许久的我们醒来发现六号实验品竟出现了许多褐色生命。当初我们差点放弃六号实验品,因为这颗星球始终是荒芜的大地,咆哮的海洋,当我们看到海洋平静下来的时候,我们欢呼跳跃起来,我们成为一群兴奋的兔子。从箱子外看,这颗星球仿佛是一颗蓝色的玻璃珠,静静地漂浮在黑色的空间里,旁边还有无数其它失败的实验品。
躺在床上,我在想,我们的命运又是什么呢?我们一出生就被赋予了使命,不停地寻找生命,播撒命运。我想抬头望天,却看到了厚厚的天花板,儿时的景象已然忘记,但当时应该是自由的。我只是一只创造世界的兔子而已,没有选择的权力。我们再次陷入沉睡。
再次醒来时,我们惊呆了,蓝色星球上到处是茂密的森林,我看到一个生命在河边静静饮水,还有一群会飞的生命在空气中飘来飘去。突然,从河里窜出一个厚皮肤巨兽,将正在饮水的小兽拖入水中。
我从未看过这样的景象,如此有趣的景象,不是吗?我要成为它们中的一员。会议上大法官告诉我如果我想去那里,必须放弃身体,放弃一切形式上可以干扰新世界秩序的东西,不能听,不能看,只能用意识去感受。我同意了,在播撒命运之后,我自杀了,然后作为一团意识飘进了我创造的世界。但仿佛被谁动过手脚,我的意识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混沌状态,仿佛我快要睡着,并且再也不会醒来。


马士多自从诞生之日我便一直关注着它。当时第一批人为了躲避野兽与风雨,一起建造了这个小的聚居地,以几十个石洞为中心,在距外围石洞大约一百步的地方,这些人用石块和稀泥建起一圈矮矮的石墙。石墙并不坚固,想跨越它也并不是多困难,但大多数掠食者看见这小小的阻拦,就不愿费力气跳过去。然而,饿到极点的大型兽类仍旧是很大的威胁,它们知道这墙内有着美味的食物,饥饿促使它们忍着一点疼痛撞开围墙,咬断一个人脖子然后叼着他迅速逃走。
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类这个物种,虽然我创造了世界,但人类超出了我的预想。我们原本以为即使赋予命运之后,个体与个体也会独立生存,只有捕食时才使不同生命间相互联系起来。但人类打破了这种关系,这个物种使得联系的形式多种多样,而不仅仅是食物链关系。
这变得十分有趣,或许正因为每种生命群体间都会产生一个领导者,而这个世界也需要一个物种来领导。但这种偶然性的几率绝对小的可怜,我相信即使外面那些傻兔子所有的箱子加起来,也不会有几个星球会有这样的生物间关系。相比于野外的兽类,人类这个物种更加得有意思。
渐渐的,人类学会了制造锋利的武器,这使得大型兽类也对人产生了忌惮。不久前一只生病的老虎跳过围墙,却直接插在了墙内竖起的棍尖上,很快捕食者变成了食物。
在世界旅游一周后,再回到马士多,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部落,以前这里只有石头,现在高大的树木彼此相连,马士多人在一片开阔地用木头搭起房子,用削尖的长矛当做武器。俨然他们成了这片土地的主宰者,世界各地都在发生这样的变化。
在高山上,我看到了在森林里捕猎的马士多人,森林外是一望无际的原野,原野上一匹孤狼在追逐一只老鼠,看样子这只狼病了很久,跑一段路就会摔一下,老鼠完全被吓傻了,始终在不停地转圈,最后竟然向狼跑去。狼咬断了老鼠的脖子,眼中闪过一丝希望的光,然而,狼也倒在地上抽搐着,张着嘴喘气,最终不干地闭上了眼睛。果然,无论是森林里的马士多人,还是野外的动物,都各有各的战场,都在拼命地寻求生存。突然觉得创造这个世界是错误的,但我已经没有能力去改变了。我的箱子,恐怕早已被别的兔子遗忘,这个世界,早已成了大海中央的一只孤船,就连我,在我的世界应该也不会有人记得了,我只是创造世界的工具,千千万万兔子中的一只。
这个世界的生命,如我们曾期望的,选择了不同的生存方式。
木屋前,一个女人抱着婴儿,女人抚摸着婴儿的身体,眼睛望向森林深处。夜晚,男人带着一队人从树丛中窜了出来,男人肩扛着一只鹿,他们将猎物放下,男人走到女人面前,相互对视着。男人挥了一下手,后面两个人抬着一个木架走到女人前面,木架上躺着的是女人的丈夫,脖子已经被咬断,脸上血肉模糊,女人没有说话,抱着婴儿走进了屋子。
一只鹰在群山中飞行,张开的双翅拥抱黑暗,最终消失在山间的雾中。
这就是星空,我望着天空中无数个闪烁的光点,这样告诉自己。人类数千年来心灵向往之地,丝毫没有神秘感,它只是丝毫不挂地袒露在大地之上,如刚沐浴完的少女,也可能是老妇人。可事实上,它们极有默契地等待黑夜降临,又以特定的规律阵列在夜幕之外,总能装满整个苍穹,自从那一点爆发开来,一直如此。
马士多人森林,在夜幕中静静地沉睡在原野上,像黑暗中的瀑布,与这个世界似乎格格不入,而我,或许该沉睡一会了。


一队穿着制服的士兵骑在马上,向马士多部落方向快速移动。突然间,火光蔓延开来,马士多人拿着长矛在墙内瑟瑟发抖。
两年前,马士多的一个孩子发现了一个男人在树林里昏倒了,人们把他抬回部落,治好了他的伤。他告诉马士多人,自己是来自外面的世界,那里有火枪,有城墙,有吃不完的食物,人们把他当成神一般崇拜,以最高的礼节款待他。在离开时,他送给男孩一块怀表,将自己的火枪送给了部落首领,并告诉不舍的马士多人,自己一定还会回来。
一年后,男人带着一队人来到马士多,对这群将大自然踩在脚底的外界人,马士多人充满尊敬,热情地欢迎他们的到来。外界人给马士多人带来了武器,食物,然后告诉马士多部落首领,想要在这片土地上建造一座新城,马士多人商量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首领拒绝了他们,告诉外界人他们只想按照原来的方式生活。外界人有礼貌的表达歉意,然后就离开了。
再一年后,突然来了一队士兵,在马士多住下,马士多人虽然不满,但也没有拒绝。没过多久,冲突爆发了,一个士兵强奸了部落里的女人,愤怒的马士多人打死了这个士兵,其他士兵也和马士多人交起火来,由于马士多人数众多,士兵都被打死了。
几天后,外界人拉来了大炮,炮弹将马士多的黑夜点亮,在空中丢下一道漂亮的弧线,如同流星一般。只用了一个晚上,旧马士多部落就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。第二天天明,炮声已经停止,大多数树木已被烧焦,地下躺着无数的尸体和树干,此刻并没有什么区别。剩余不多的马士多人被外界人带走了,驶向命运未卜的前方。
我再次醒来时,曾经树林里的马士多部落已经不见了,那片原野里的森林也不见了,一座巨大的城市横亘在这片空漠中。城市街道上的生命痕迹向水一般流淌,没有片刻停息。在一个角落,一个老人正跪在地上吹着排箫,老人胸前挂着一块怀表。过客们偶有停下来的,仿佛察觉到什么,若有所思地相互讨论,不屑一顾地将硬币抛到老人面前。这排箫声使我产生一种错乱的感觉,我仿佛看到了无际的原野,听到了一个文明的呐喊,我仔细一看,认出了这个老人——曾经那位女人怀抱中的婴儿。


现在来往马士多的人络绎不绝,人们多是为了瞻仰文明而来,这是世界有人居住的最古老的城市之一。马士多就如同一个肿胀的气球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炸开。
夜晚,街角的酒吧仍延续着白天的生命力,一位歌手抱着吉他站在前方的舞台上,正唱着《Tuesday》。酒吧里的客人不知是在欣赏音乐还是在回想往事,仿佛都在沉思中。酒吧后面的一个角落,对坐着一对年轻男女,应该是情侣。
“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?”女孩摆弄着桌上空了的酒杯,轻声地说,“你不是说过你喜欢我吗?”
“都过去那么久了,亏你还记得。”男人仿佛说得漫不经心,“不好意思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洗手间里,男人对着空气说:
“你说我快死了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“不止你,所有人都快死了。”一段没有感情的声音不知从哪飘出。
男人回到位子上,说:“走吧,最后一次了,我送送你。”
街道上,金属乐器的击打声如波浪,一层一层地在空气里散开,一个母亲拉着小女孩的手,小女孩突然说:“妈妈,我要那个气球。”一些流浪者在街头酣睡,这座城市的喧嚣与温存,仿佛与他们从没有关系。
突然间,人们安静下来,因为天空中出现了无数的光弧,如同流星一般。人们指着飞来的光点,突然间又喧闹起来。
很久之前,我们曾留下一扇门,让这个世界的生命自己选择,两边有完全不同的风景,一边称为天堂,一边称为地狱。

共 49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想象非常丰富,用神的口吻追溯了地球这个蓝色星球生命的起源。在创造生命之时,曾留下一扇门,让这个世界的生命自己选择,两边有完全不同的风景,一边是天堂,一边是地狱。其实,地狱和天堂仅一门之隔。应遵循自然规律,遵循各自的生存方式,而不是人为地去破坏它,否则,会从天堂一脚踏入地狱。告诫人们,毁灭人类的,是是人类自己。小说思维跳跃,用貌似轻松的语言阐述了一个深刻的道理。好文!推荐赏读。【编辑:空城深深】
1 楼 文友: 2018-04-16 20:09:00 小说表现手法新颖,行文流畅,好文,点赞!感谢赐稿看点社团!
2 楼 文友: 2018-04-17 10:2 :4 很好很好很好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8-04-17 16:05:18 谢谢啊立可安跟肠炎宁哪个好
纸尿裤和拉拉裤哪个更舒服
腹泻工作常备用药有什么
又拉稀又吐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